<

插進來吧,用力肏小屄

时间:2019-06-30 17:25:59

一個大約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東面是一棟二層的小樓,它就 
占據了有200多平方米。 

  樓前到院牆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鋪著水泥板。 

  緊挨著南面的院牆種著一些竹子,而小樓的前面也砌了一個小小的花壇,裏面 
種著有菊花,月季。八月時節,月季花開的正艷……西面就是大門了。 

  就象傳統的中國庭院一樣,這個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閉得嚴嚴實實,從外向裏難 
窺一般……  

  樓梯在東北的拐角上,從樓梯上來是走廊,出了樓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衛生 
間前的,下面一樓的這個房間是用來做廚房的。  

  沿著向西的走廊,從中間的房門進去是二樓的客廳,左邊和右邊各有一個臥室 
,這個小樓樓上和樓下的結構是一樣的。  

  一個午後,似火的驕陽炙烤著大地,二樓的客廳中空調吹著涼風,陳靜力正歪 
在沙發上看 電視,用手中的遙控器從一個台換到另一個台、又換到另一個台……  
    
  剛滿十六歲的陳靜力一米七四的個頭,由於在學校中喜歡運動,健壯的肌肉把 
T恤撐的緊緊的。  

  他已經上完高一,暑假過了要上高二了,現在他正在享受他的暑假……  

  「吱」,陳靜力回頭看去,西邊臥室的房門開了,他的姐姐陳靜雪打著哈欠走 
了出來,她穿的睡衣短得蓋不住雪白的大腿,紗質的衣料更是朦朧地透出她曲線玲 
瓏的的身材。  

  陳靜雪今年十八歲,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長像更 
是美麗動人。  

  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就念了兩年的技專,然後就在她爸爸死後留下來的公 
司打理打理生意,不過也用不著她幹什麼。 

  所以,後來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飯,逛逛街。  

  陳靜雪推開客廳的門走了出去……一會又回來了,她洗澡去了,浴後陳靜雪更 
格外顯得妖艷,嫵媚。  

  陳靜力看著姐姐,濕潤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著陳靜雪的身體,她沒穿胸罩,兩 
個小乳頭把睡衣頂出兩個小點,幾乎可以看到它的顏色……隨著陳靜雪的走動,不 
停的跳動。  

  陳靜力目不轉睛的盯著陳靜雪的胸前,他異樣的眼光被陳靜雪覺察到了,陳靜 
雪順著他的目光低頭一看自己胸前,不禁臉上有點發熱,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間 
,推開門,回頭一看弟弟仍 舊盯著自己。 

  白了他一眼:「小鬼,沒見過啊!砰的關上了房門。」  

  「沒見過啊!」陳靜力心裏一毛,難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還是只是隨口 
說出來而已?唉,不管它,還是先看了再說。  

  陳靜力從沙發站起來,悄悄地來到走廊上陳靜雪臥室的窗前。  

  這個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機會,陳靜力發現陳靜雪的窗戶上的窗簾沒有拉攏, 
露出一絲縫隙, 而那次陳靜雪也是浴後正在換衣服。  

  陳靜力將姐姐動人的身軀一覽無遺,盡收眼底。  

  從此,陳靜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惡的念頭,每天偷窺陳靜雪美麗動人的身體 
,成為他最大的 期待。  

  陳靜力將眼睛湊到窗戶上,從窗簾的縫隙向內窺探,正如他期盼的一樣:陳靜 
雪站在臥室中,睡衣已經脫掉了,只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內褲穿在身上,卻也無法阻 
擋她豐滿,圓潤的屁股暴露出來,因為那個內褲太小了,只不過束在她的股溝中而 
已。  

  陳靜雪站在一個大鏡子前梳理著長髮,她的乳房雪白豐滿而堅挺,兩個如紅櫻 
桃般艷麗的小乳頭,在乳暈的襯托下驕傲的向上挺立著。 

  乳房的下部和根部之間,因為重靜力的緣故,畫出一道耀眼的弧線,一對乳房 
更是因她梳頭的動作不停的晃動…… 

  陳靜雪望著鏡中的自己,她對自己身體很滿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這樣身材、 
相貌的。 

  她的腿很長,大腿豐滿,小腿圓潤。她的腰很細,也很軟,真好像春風中的柳 
枝一般。  

  陳靜雪看著自己,禁不住地點起腳,動了動腿,晃了幾下腰,又給鏡中的自己 
一個燦若春花的笑臉。  

  陳靜雪放下梳子,雙手捧起兩個乳房輕輕地揉搓,晃動,每當夜深,睡不著覺 
的時候她總會這樣放鬆、發泄自己。 

  不過現在她卻不是為了自己,因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窺自 
己。  

  少女的感覺總是靈敏的,陳靜力還沒看幾次,陳靜雪就覺得有些異樣,發覺了 
陳靜力的偷窺行為。 

  她沒阻止他,而是更放縱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讓他更從容的看清楚。剛才 
自己隨口說出那句話,陳靜雪真是有些擔心把他嚇得不敢再來了。  

  「不過……還好,看來他還是色心不改,就再獎勵他一下吧!」  

  陳靜力看到姐姐幾乎全裸的身體時,已經不能自己了,他的雞巴迅速的膨脹起 
來,頂的褲子 高高的,還有些漲痛。 

  現在看到陳靜雪在撫摸自己的乳房,陳靜力再也忍不住了,他拉開褲子的拉鏈 
,將雞巴拿在手中揉搓著……  

  「嘩」,房中陳靜雪突然來到了窗前,將窗簾、玻璃全拉開了。  

  陳靜力還沒反應過來,手中還在揉著雞巴,卻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撫愛的那對 
乳房,幾乎碰到了他的臉上。  

  短短的一瞬間過去了,陳靜力跳起來就跑,穿過客廳,回到自己的臥室,倚在 
門上喘著氣。  

  而幾乎是同時陳靜雪也跑了出來,推著陳靜力的房門喊著:開門,弟弟,開門 
!」  

  「開門,小靜力,開開門。」陳靜雪一邊喊,一邊輕輕的拍著陳靜力的房門。  

  陳靜力的臉色蒼白,倚在門後,心中忑忐不安,口裏喃喃道:「唉,壞了…… 
這怎麼辦,完了……」  

  陳靜雪仍在叫著門,陳靜力雖然驚慌不已,可是聽到陳靜雪的叫門聲,心想事 
到如今,躲是不能了。 

  自己的姐姐總不能不見面啊,說不定好好給姐姐認錯,她能原諒自己。於是心 
中一橫,轉身拉開了門──  

  陳靜力看著眼前的陳靜雪卻愣住了──陳靜雪仍舊是只穿著那條小小的內褲, 
赤裸著上身子。 

  不同的是剛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窺,而現在姐姐完美誘人的身軀,就在自己的面 
前,雪白的皮 膚看著就是那麼的滑嫩,更有陣陣的幽香撲鼻而來……  

  半天陳靜力才喃喃地說道:「姐、姐姐,剛才是我……是我錯了,姐姐……原 
諒我、原諒我……好嗎……」而眼睛卻還貪婪地盯著陳靜雪那對誘人的乳房。  

  陳靜雪看著陳靜力癡呆的目光,還有未拉下的褲子拉鏈,輕輕的一笑,伸手輕 
拍了一下陳靜力的臉頰。  

  「還沒看夠啊,這幾天你可看了不少了……」  

  「姐姐,我錯了,我不該……」陳靜雪赤裸著走進了陳靜力的房間。  

  「小靜力,你長大了,會偷看女孩子換衣服了……」  

  「……」  

  「你是不是還偷了我內褲和胸罩?」  

  「我……我……」  

  「什麼呀,老實說。」  

  「是……是我拿了……」  

  陳靜力低下了頭,不敢再瞧陳靜雪,心中卻想道:「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 
子了,卻還光著 身子在我面前幹嘛。」  

  「還給我吧。」  

  陳靜力轉身拿出鑰匙打開書桌的抽屜,兩件內衣就在裏面,這是今天上午,陳 
靜力在外邊看到在晾曬的,不由自主就偷了過來,剛剛不過聞了幾下上面的香氣就 
被姐姐發現,陳靜力更是覺得無地自容了,低著頭,紅著臉,手足無措。  

  陳靜雪走過去坐在了桌前的軟凳上伸手將它們拿了過來,看著弟弟的緊張的模 
樣暗暗發笑。  

  心想:「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這個樣子在你面前你還不明白嗎。」  

  「小靜力,你還偷看過別的女孩子嗎?比如說……在學校。」  

  「沒有……在學校……學習緊張的很,怎會有種心思呢。我以前……從來也沒 
去想過……看這個……」  

  「那為什麼要偷看姐姐呢?」  

  「我……我…那次偶然看見了你在換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  

  「是想看我換衣服吧。」  

  「……」  

  「小靜力,看著我……,姐姐美嗎……」  

  「……」  

  「怎麼不說話。」  

  「姐姐,你太美了,真的……」  

  「你是不是看我換過衣服……回來手淫了……」陳靜力簡直有點急了,這事也 
要問嗎? 

  可是,從他從小就愛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手淫時……是不是還想姐姐……」  

  「……」  

  「是不是想著……抱著姐姐……」  

  「……」陳靜雪看著陳靜力,她知道再這樣下去她這個傻弟弟就會越來越緊張 
,嚇到他可就不妙了。  

  陳靜雪把手從陳靜力的褲子的拉鏈口中伸了進去,又從內褲旁邊將陳靜力軟綿 
綿的肉棒拉了出來。  

  「姐姐,你幹什麼……」  

  「小靜力,別急。你沒做錯什麼。你長大了,女孩子的身體吸引了你,又有什 
麼錯?再說手 淫也是正常的。」陳靜力明白了。  

  「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  

  「你偷看我換衣服時,怎麼沒想過我是你姐姐呀?」  

  陳靜雪將陳靜力的的皮帶鬆開,把他的褲子和內褲都向下脫到小腿處,陳靜力 
的肉棒在陳靜雪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開始膨大起來。  

  陳靜力激動起來,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陳靜雪抱了起來,來到床前把陳 
靜雪放在床上,急 不可待的雙手抓住陳靜雪的雙乳又揉又搓。  

  陳靜雪微微的喘著氣,躺在床上任由陳靜力放肆的在她的身體上撫摸,親吻。  

  陳靜力從來沒有親近過異性。此時他只覺得姐姐的身體是那麼的柔軟,潤滑、 
清香,就這樣讓他撫愛上一萬年他也願意。  

  終於,男性的本能使他將陳靜雪的小內褲也扯了下來,他撲到了床上將陳靜雪 
壓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幫幫我……」陳靜雪知道陳靜力想什麼,但是她卻把 
陳靜力從自己上推開了,下到地上。  

  「小靜力,我知道,你想肏姐姐,可是……」  

  「姐姐,剛才是你對我說……」陳靜力有點發急的坐了起來,他那充血的肉棒 
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著。  

  「小靜力,你別急,姐姐又沒說不行……」  

  「來吧,姐姐。」陳靜力將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懷中。由於他是坐在床上的所 
以剛好將陳靜雪圓圓的屁股抓在手中,陳靜力更是愛不釋手。  

  「小靜力,你聽我說,姐姐一定會給你的,讓你上我,但今天不行。知道嗎? 
」  

  陳靜力放開了陳靜雪,望著她。  

  「姐姐,為什麼……」  

  「你不要管那麼多了……姐姐不會騙你……來,讓姐姐幫你把它消化掉……」  

  陳靜雪說著蹲在陳華的雙腿之間,用手拿住自己的雙乳,把陳靜力的肉棒緊緊 
的夾在乳溝中, 然後晃動著。  

  「弟弟,這樣行嗎……」  

  「姐姐,好……真好,你的奶子好軟……真舒服……」  

  陳靜力畢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這種遊戲,只有四、五分鐘,他就把持 
不住了。 

  濃白的精液噴湧而出,射在了陳靜雪的下巴上,又流下到了脖子、乳房……  

  「我們到床上吧……」陳靜力把陳靜雪放在床上就去脫她的衣服,夏天的衣服 
本來就不多,而今天,陳靜雪又特意穿得很少,而且還方便脫下的衣服。  

  三下五除二,陳靜雪就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了,陳靜雪幫忙給弟弟脫衣服 
倒是費了點工夫。  

  兩人赤裸著身體,陳靜力像是瘋了似的撲在了陳靜雪的身上,一隻手捉住陳靜 
雪的一隻豐滿的乳房,像是握住個面團似的使勁揉搓。  

  本來雪白的肌膚,變成了粉紅色,另一隻手將陳靜雪的雙腿分開,將身子壓了 
上去,他的肉棒已經充血變硬了,正頂在陳靜雪小屄的口上。 

  陳靜雪為了配合陳靜力的動作將雙腿大大的分開 ,兩隻腳伸到的上去了。  

  陳靜力一邊揉著陳靜雪的乳房,一隻手扶著肉棒放在了陳靜雪小屄的兩瓣陰唇 
間。 

  陳靜雪感覺到了陳健肉棒的堅硬還有熾熱,心中喊道:「來吧,插進去吧,弟 
弟,享受你姊 姊的處女吧。」  

  他鬆開扶肉棒的手,屁股一挺,就已經插進去小半,他又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勁 
將肉棒向陳 靜雪體內插去。  

  陳靜雪雖然是處女,可是她的小屄再緊又怎麼能阻礙陳健這猛烈的衝擊呢,陳 
靜雪感到一陣鑽心的痛感從她的私處傳遍她的全身,可是她又怕嚇到陳靜力,不敢 
吱聲,咬著牙強忍著。  

  陳靜力的肉棒已經全部沒入了陳靜雪的小屄,他半蹲在陳靜雪雙腿之間,用身 
體將陳靜雪的雙腿撐得大大的分開著,陳靜雪的雙腿由於分開的太大只能向上舉著 
,陳靜力蹲著,借由雙腿用靜力,毫不停歇地將粗大的肉棒拔出,又狠狠刺入陳靜 
雪的小屄深處……  

  他這種姿勢肏女人的小屄最是得靜力、猛烈,而且陳靜力的性慾久經壓抑,此 
時肏著陳靜雪豐滿、柔軟、溫曖的肉體,一古腦的發泄了出來。 

  可憐陳靜雪卻是一個初經人道的處子之身,怎能承受得了如此粗暴的蹂躪,但 
是由於陳靜雪出於對親弟弟的愛,是自願獻身給陳靜力的,此時又能如何……  

  「……噫,呀……呀……啊……」陳靜雪滿臉痛苦的表情,雙手緊緊的扯著床 
單,只能用大聲地發出這種毫無意義的詞來減少一點自己的嫩屄裏的痛感…… 

  陳靜雪感覺從自己的小屄到 高舉的雙腿像是要被撕裂開來……  

  「……噫,呀……呀……啊……」陳靜雪的叫喊夾雜著陳健「籲……籲……」 
的喘氣聲…… 

  還有陳靜力將肉棒狠狠入陳靜雪的小屄時,小腹撞擊陳靜雪粉嫩的大腿發出的 
響亮的「……啪… …啪……」之聲。  

  畢竟陳靜力是從未肏過女人的小屄,再加上面對親生姊姊的刺激,如此猛烈又 
毫不停歇的抽插。  

  大約有十五、六分鐘,終於將熱燙的精液射入了自己姊姊的小屄之中。  

  然後趴在陳靜雪的身上喘著粗氣,不一會發出了聲,睡著了……  

  陳靜雪將她的弟弟從身上輕輕推下,又悄悄地將床上汙穢、零亂的床單換下, 
步履蹣跚地走 進二樓的浴室…… 

  陳靜雪從浴室中走了出來,她感覺好多了。  

  她回到陳靜力的門前,她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輕輕的叩了兩下。  

  門打了,陳靜力看到姐姐站在自己的門前,而濕濕的頭髮顯然是剛剛洗過了澡 
,一把抱住了她:「好姐姐,你跑哪去了,我正想你呢。」  

  「是嗎,怎麼想的?」  

  「你看,我的小弟弟漲的好難受啊。」陳靜力拉住陳靜雪的手去摸自己的肉棒 
。  

  「小鬼,剛給你點甜頭,你就上臉了……」陳靜雪抓住陳靜力的肉棒揉了兩下 
:「弟弟,我們 進屋去吧……」陳靜雪走進陳靜力的的臥室,便躺在了床上。  

  陳靜力也隨著她趴上去了,將陳靜雪的睡衣從下拔到了雙乳的上面,然後輕輕 
地壓在陳靜雪身上,握住那對嬌美的乳房。  

  「姐姐,你好美啊。」又用嘴去輕輕地吻著陳靜雪的臉頰。  

  陳靜雪將雙腿分開,讓陳靜力移到她的雙腿之間趴在她身上:「小靜力,你還 
想肏姐姐嗎……」  

  「當然好想了。」  

  「那,我們再來吧。」陳靜雪握住陳靜力的肉棒引導著它來到自己的小屄前, 
又用另一隻手將自己的小屄的兩片花瓣 分開夾住陳靜力粗熱的龜頭。  

  從來沒有這種經驗的陳靜力感覺到一種刺激,酥麻的感覺從自己被夾住的龜頭 
像電流一般傳全身,全身的皮膚都在這種剌激下瞬間繃得緊緊的。  

  「插進來吧,肏姐姐的小屄。」陳靜雪又將雙手抱住陳靜力的屁股,向下壓著 
,教陳靜力知道該如何去做。  

  在陳靜雪雙手的壓推下,陳靜力的屁股順勢向下用靜力,粗壯的肉棒便全根插 
入陳靜雪的小屄中。 

  陳靜雪剛剛被弟弟陳靜力開苞,而且是狂風暴雨般被蹂躪。 

  小屄的不適感雖然在浴後有了緩解,卻還沒消除,這時又被陳靜力的肉棒一下 
子刺開,又是一陣痛疼。  

  「唉……呀……弟……弟……輕點……」雙手抱住陳靜力的屁股不讓他再動。  

  「姐姐,你還是處女嗎……我聽說,處女在第一次時是很痛的。」陳靜力看著 
陳靜雪有點痛苦 的表情關切的問。  

  「剛才,如果剛才你沒有肏我,姐姐還是處女……現在不是了。  

  「姐姐,這……這……為什麼……」陳靜力不僅發愣了。  

  「弟弟,你平常想過肏女孩子的小屄嗎?」  

  「以前沒有,可是直從看見你換衣服,我常常幻想……肏你的小屄,姐姐,我 
只幻想過肏你一個人,你太美了,我沒見過比姐姐更漂亮的女孩子了。」  

  「呸,別哄姐姐開心了。」陳靜雪用一雙美目白了陳靜力一眼,但是卻又抬起 
頭用雙唇在陳靜力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陳靜雪妖媚對陳靜力一笑,用手拍了拍陳靜力屁股:「我們不是親姐弟嗎,可 
是你的肉棒現在在 哪裏插著呀。」  

  「姐姐,太委屈你了。」陳靜力將陳靜雪豐滿的雙乳抓在手裏輕輕的撫弄,深 
情地對陳靜雪說道。  

  「不,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我愛你,我從開始就下定了決心,可是一直沒勇氣 
。直到今天,這個暑假,我發現你在偷窺我……我就設計了今天的這個計劃,把自 
己身體的第一次奉獻 給了你。而你從此以後也能享受姐姐的小屄……」  

  陳靜雪雙手捧起陳靜力的臉,給了他一個甜蜜的吻:「……再說,我怎麼能把 
我這麼英俊帥呆 的弟弟,讓給別的女孩子呢。」說完燦爛的笑了起來。  

  和剛才陳靜力肏她時不同,剛才弟弟一上來就是狠肏猛搗,把處子之身的陳靜 
雪肏的是痛苦不堪。 

  而現在陳靜力卻是那麼的溫柔,弟弟的肉棒一直插在姐姐陳靜雪的小屄深處, 
一動不動, 生怕唐突弄痛了姐姐的花心似的。  

  陳靜力的雙手不停的輕輕的揉搓著陳靜雪的乳房,漸漸地陳靜雪的已經被發起 
了性致,全身微微 的發熱,雪白皮膚竟有了嫣紅的顏色。 

  乳房鼓漲了起來,兩個乳頭也發硬了,更加的紅艷,小屄更是分泌出大量的愛 
液。  

  「弟弟,你感覺怎麼樣。」  

  「姐姐,你的小屄好美,濕濕的暖暖的,夾得我好舒服……」  

  「可是……可是……姐姐卻有點……不舒服……」  

  「哪裏不舒服,是不是我